白慧明老公喜欢高难度,每次对要我哭着求饶才停止-那谁是个神经病

2019-04-15 / 全部文章 / 3 次围观

白慧明老公喜欢高难度,每次对要我哭着求饶才停止-那谁是个神经病

白慧明
八月,海城却已开始下雨。
一幢寻常海边别墅客厅里面,一个穿着西装革履面带笑意的男人将一份文件递给了在沙发上坐着的女人。
“我找到爱的人了,你可以签了。”
“好……”冰筱娣轻轻的摸着放在茶几上的几页纸,那是她从结婚那一天起就知道迟早会面临的处境。
暗恋他九年,婚前六年婚后三年。
三年前,他失恋拽着她酒吧买醉,酒醒后,他说结婚吧。她不问原因,不问爱情,含笑点头。只因那个男人是她暗恋了六年的苏瑾熙。
民政局出来那日,他说:‘筱娣,等我们彼此找到爱的人时,我们就离婚好不好。’
她能说什么,她依旧含笑点了头。因为他心里,她始终是好哥们儿,是好兄弟。
冰筱娣龙飞凤舞的大名签上之后,并在赡养条款画了一个叉,将离婚协议书递给苏瑾熙,“好了,签上了。赡养那一块就不用啦,我知道你马上就要举行婚礼,就当……就当那是我包的红包吧!还有给孩子的玩具费……”
忍住,冰筱娣,你要笑着要开怀着告诉这个男人你和他之间就真的只是兄弟情,没有男女之情!
但是,九年,那是九年时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
眼前一片雾气,冰筱娣仰起头从包里掏出眼药水,上了两滴,随即就着眼药水泪水滑了下来,“最近熬夜,眼睛有点儿疼呢。”
随便扯一个谎,为的是不想让他看出她此刻的脆弱来!
因为他说过,‘冰筱娣,你要是去当了兵,以后就该改口叫你兵哥哥了。’
后来她真的去当了两年兵,成了他口中的兵哥哥。
既然是兵哥哥,又岂会轻易哭泣!
可是心却被撕成了碎片,那日他陪一个女人去妇产科做产检,她就知道他找到了那个他爱的人。
他们的婚姻有名无实,甚至连名都没有。她嫁给他三年,前两年因为他说希望她当兵,她在军营里过了两年;第三年,他说怎么没见过女城管,于是她当了一年的城管……
而这一年,他找到了爱的人,也有了孩子。婚礼明天举行,他今天来让她签离婚协议……
反正对于外界而言,苏少一直都是黄金单身汉,她存在的价值似乎就是他想叫她兵哥哥,她就去当兵;他想看见女城管,她就去当城管……
苏瑾熙将离婚协议放进了公文包,伸手习惯性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像男孩子一样清爽的头发被他揉得有些毛糙,“明天婚礼,你可得来啊。咱们可是这么多年的好兄弟,必须来!”
他说的那般豪气,正如把她当兄弟了!
冰筱娣笑着颔首,“你就快去陪忙吧,明天婚礼可是很忙的!大忙人,你快去吧!明天我一定到。”
苏瑾熙走了,冰筱娣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浑身一丁点儿精气神都被抽走了,有气无力的跌坐在一边的地上,泪水终于绷不住的喷涌而出。
苏瑾熙,你有没有想过我不想当你的好兄弟,我想当你的好妻子?
在爱情的面前,她永远是被动是自卑的,自卑到只敢暗恋,不让人察觉。
冰筱娣哭了好一会儿,忽然听见有人敲门,想着该不会是他来了吧,八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回卧室,被子一掀,盖住了自己。装睡!
她不能让他看见脆弱的自己!
缩在被窝里面的冰筱娣听着开门的声音,屏住了呼吸,生怕被发现。
“瑾熙,明天我们的婚礼真的要请你前妻么?”
是女人的声音!冰筱娣身子一下僵硬了,窝在被我里面动都动不了。
“已经邀请了,她来不来就看她了。”
苏瑾熙的回答方式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毫无破绽,可以这样说。
冰筱娣咬着嘴唇静静的躺在床上,再次听见关门声的时候,她才从被窝里面爬了出来,深吸一口气。
也不知是为什么,仿佛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竟然害怕和苏瑾熙面对面了。
他明天结婚,那她今天就得像个法子搬走,毕竟这里是他的财产。
冰筱娣这人的性格就是这样,如果决定了要放手,就算是把自己心口上的肉割下来,那也会忍着疼的离开,绝不当那个黏皮糖。
本想走出房间收拾些东西,然后去回城管局(城市建设管理局),这不,刚刚走出来竟然发现屋里面竟然还有别人!
两个女人见面,那铁定是势如水火。更何况是前妻和现妻……
冰筱娣见过这个女人,上次在医院的时候。
“你是瑾熙的前妻,按理说我也该叫您一声姐姐。不过您和瑾熙离婚后,我会照顾好瑾熙的。姐姐您就忙着照顾小摊贩儿吧,毕竟女城管这工作真的很辛劳!”
女城管怎么了,冰筱娣皮笑肉不笑的打量了一眼这个女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她的肚子上,“在我没离开之前,这里还是我做主!瑾熙也没说撵我走,不是?”
这别人都挑衅了,干站着什么也不说不是显得很傻吗?
“也是,姐姐您就住这儿吧。城管工资也不高,您和瑾熙离婚后,生活都怕没保障吧!更别说您那些孤儿院的孩子们了。”
冰筱娣的指甲都快陷入肉里面了,说她是女城管她无所谓,说她是女金刚她也无所谓,但是不能说她孤儿院里的那些孩子们!因为她就是那里面走出来的一员!
“张小姐,我们从来井水不犯河水。你有身孕,他要离婚,我二话不说签下离婚协议。明天的婚礼是瑾熙邀请我去的,除非他亲自告诉我让我不要去了,否则我明天是一定要去送祝福的!”
张若云一笑,伸手轻轻的摸了摸肚子,“姐姐,您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讨厌你吗?”张若云再上前一步,凑近冰筱娣耳畔说,“因为我怀的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了。你知道我得到苏瑾熙太太这个称号费了多少工夫吗?我都流俩了,瑾熙说这个要是又掉了,担心我以后的身子……”
这些话就像是耳光一样啪啪打得脸响,冰筱娣伸手一挠干练的短发,毫不在意的说,“一个男人让你流产两次再怀第三次,张小姐,那你这肚子里的孩子可得看好咯!免得又没了!”
“你!”张若云的手扬起,就要扇冰筱娣一耳光。
扬手的瞬间有人开门了,张若云反手拉着冰筱娣的手,一脸害怕的看着冰筱娣,那叫一个声泪俱下:“姐姐,若云真的只是来这里坐一会儿,绝对没有要霸占姐姐屋子的想法。明天若云和瑾熙结婚也不住这里的,这里姐姐依旧可以住的。姐姐您别这样,就算您恨若云从您身边带走了瑾熙,但是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没错的。姐姐……”
冰筱娣只觉得被这一声声姐姐喊的恶心,伸手想要挥开被张若云抓着的手,手轻轻挥开的刹那,苏瑾熙略带愤怒的声音响彻屋内!
“你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若云现在是孕妇,她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你负的起责吗?”
人已被大力推向一边,脚一歪毫无防备的倒在地上,而那个男人怀抱着张若云,一脸担心神情差点让冰筱娣又一次陷入他深邃的眼神之中。
“云儿,你有没有事,我带你去医院,乖,别怕,我回来了!”苏瑾熙的声音轻柔得就像是弹棉花,这么轻柔的声音却从来没有对冰筱娣说过!
苏瑾熙抱着张若云出去的时候,冷冷的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冰筱娣,嘲讽道,“冰筱娣,你不觉得你装可怜毫无技巧吗?凭你当了两年女兵又当一年城管的功夫,你不至于跌坐在地上吧!我最厌恶的就是装的女人!”
冰筱娣没有说话,看着苏瑾熙抱着张若云冲出了房门。
装的女人,装可怜……
难道在他眼中,她就不是女人?就连受伤了喊痛的资格都没有?就因为她当了两年女兵现在又当城管?
可是当初是谁说筱睇,要是你当了兵,我就可以喊你兵哥哥了……
又是谁带着她兜风的时候看着街道上的城管由衷的说,城管真是一个了不起的职业,只是怎么会没有女城管呢?就这样她当了女城管……
而现在这些竟然都成了他讽刺他的理由,冰筱娣只觉得这九年好像做错了路,爱错了人也荒废了时光。
脑海中是苏瑾熙急急忙忙一脸担忧的抱着张若云出门,她心里冷笑,怎么可能会有事?
她可是连推都没推,不过是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是似乎在苏瑾熙的心中,他依然听信了张若云的话。
直到今天她才发现他娶她或许只是一时的冲动,也或许是为了挡住外面那些野花野草吧。
但是怎么都没想到,张若云竟然已经为他流过两次产,现在这已经是第三胎了。
这根本就是婚内出轨,还出轨得都快红起来了。
冰筱娣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进浴室好好洗了个澡,手被张若云抓过,她觉得恶心。
明天是前夫的婚礼,还真是有够好笑。当初他和她结婚,没有婚戒没有婚纱更没有婚礼,两人只是去民政局登记了一下。
到今时今刻她才明白过来,他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别人知道他结婚了。
结婚三年,她从未见过苏瑾熙的父母,甚至是苏家任何一个亲人。
而众所周知的苏少苏瑾熙也是单身贵族……
以前他说这是不想给她负担,她居然信了,还觉得苏瑾熙都在为她考虑。
所有的事情都是要看清了之后才会死心,苏瑾熙也不例外。
可是看清了又如何,爱了九年的人,岂是能张口说一句我不爱你了,就能翻篇的。
一想到这个,冰筱娣又自嘲的笑了,他从来不知道她爱他、深爱了九年,整整九年。
第二天艳阳高照,明明昨日还下着雨,这天变脸的速度都赶上女人了。
冰筱娣第一次正视打量着自己衣橱里面的衣服,似乎真的都没有女人味,都是假小子……
今天可是苏瑾熙和张若云的结婚典礼,作为曾经的妻子,她是一定要去的。要去看着那个男人和别人宣誓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的?
结婚的那三年,现在想想跟没结有什么区别!
来到结婚地点的时候,这是京市最负盛名的教堂,据说这个教堂里面宣誓的恋人都能白头到来相爱一生。
当初她翻着网页对苏瑾熙说,得到的回答是:“兵哥,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你信?要是你信呐,等你找到你爱的人的时候,你让他陪你去办一场婚礼。”
听听,这都什么话!
离婚的事情从结婚那一天开始就知晓迟早会到来,只是没想到会是三年后。更想不到的是苏瑾熙在结婚期间还把人肚子搞大了,而且没有跟她提离婚的事。
冰筱娣嘴角一勾,看来当初苏瑾熙和张若云也不过就是炮友,除了闲着没事放几炮,憋不住了来几发。似乎也没扯上爱嘛!
不过现在这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是别人的婚礼,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要真有关系,那也说得过去,毕竟是前夫的婚礼嘛!
冰筱娣仰头看着蓝天,湛蓝色的天空这一刻离人群好近,仿佛幸福就是指尖的长度。
“不好意思。”忽然不小心被什么给碰了一下,一道微微沙哑的声音响起,冰筱娣回神看向刚刚碰了她的人。
冰筱娣见那人坐在轮椅上,看样子是个残疾人,刚刚应该是不小心碰到的。
“没关系,你需要帮助吗?”或许是因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自小就形成的习惯,遇到别人有困难就要伸出援助之手。
“你觉得这场婚礼如何?”他转着轮椅走了过来,声如磬钟,目光落在她身上。
“是女人都会喜欢。”冰筱娣看了一眼,补充道,“可我不喜欢。”
“哦?”
“因为新娘不是我。”
他笑了,沉如深渊的眸子恍惚一亮,“他结婚了,你也该幸福!”
“先生您也要进去参加婚礼吗?”冰筱娣觉得既然都当了好人,那好人做到底吧!
“是的。”
两人没有多余的交流,但是冰筱娣还是推着他的轮椅将他带进了教堂里面。
冰筱娣和他一道坐在了后排,因为待会儿出去的时候方便!
神父面前的两人宣誓着最纯净的誓言、许下相守一生的诺言。互换戒指,然后是甜蜜亲吻,一幕幕都仿佛像是打在冰筱娣脸上的耳光,每一下都那么深那么疼!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婚礼,可惜新娘不是她。她是他的前妻了。
最神圣的仪式结束后,冰筱娣本想就此离开,但是轮椅上的男人却说,“如果不介意,你可以推我去办点事情。”
这个男人说的竟然是陈述句,这让冰筱娣哑然失笑了。
就在这时,冰筱娣察觉到一股冰冷刺骨的眼神,一瞬让她脊背发凉,浑身一颤。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白慧明
原文地址《白慧明老公喜欢高难度,每次对要我哭着求饶才停止-那谁是个神经病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